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如意酥 >正文

蒲公英,飘落

时间2019-07-15 来源:訚訚如也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天渐渐的有些微凉了,尤其在傍晚的时候,那初秋的韵味浓浓的,就连悠悠的云朵也披着秋的霓裳,舞动在天边。每到这个时候,我喜欢静静地站在院子里,看天空,很美,醉人的美。

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惬意的让眼睛享受这份美了,终于忙过这阵子,有机会重新寻找那久违的景致。

傍晚的时候,我静静地站在院子里,看天空。秋风吹拂着我单薄的衣衫,有些许的凉意,真的,天凉好个秋噢。我微微地感叹着,眼前掠过一朵白絮,不经意的,疑是云儿飘落,顺手去抓,不见了,随着风的方向飘远了。那分明是一粒蒲公英的种子呀,我看得真真切切,可是我却留不住它,任它飘去,不知它会在何处安家,可否安好。

我的心悸动着,眼睛湿了。我又想起我的英子了,我的影子,原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英子已走出了我的记忆。可是,我错了,她走的再远,也走不出我的心。

我开始寻找那份遥远的记忆。

童年在我和英子的天真无邪的笑声中走来。

我的童年是在外婆的呵护下度过的,那个小村庄里有我童年的印记。英子,像我的影子一样陪我走过了美好的童年。

记忆的车轮由远及近,我听到英子咯咯的笑声了,那么脆,那么甜。她背着小竹筐冲我招手,我会趁外婆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家门,和英子一路疯跑出去,于是,田野里晃动起两个小鹤壁最有名癫痫病医院小的影子。我们捉蝴蝶,扑蜻蜓,逮蚂蚱,抓蟋蟀。两个小人儿在青草地上尽情的狂奔,嬉闹。累了,躺倒在草地上,看着天空,做着遥远的梦。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习惯了看天空,也开始喜欢看天空,尽管天空离我们很远很远。

每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们才会忽的想起英子的小竹筐还扔在草地上,空空的,没有一根青草叶子。我们手忙脚乱的抓着被我们践踏过的青草,我把它们扶起来,英子很熟练的用小刀子去割。经过我俩的一阵忙活,一把把青草乖乖的躺进竹框里,被英子背回家。

秋天的晚霞映在我和英子的小脸上,那份童真显得格外美好。

记忆里最深的应该是那次我不小心滑进水坑里吧。村子里有许多大水坑,村子里的孩子大多都练就了一身游泳的好本领。可是我不敢下水,外婆也不允许我去水坑那边玩。英子就不同啦,别看人儿小,水性可好了,这是我最羡慕她的地方。一般英子是不带我去水边玩的,因为她在水里也玩不好,总惦着岸上的我。

也许是因为那年夏天特别热吧,实在忍不住了,我们去了最浅的水坑边玩。看着许多同龄的孩子在水里嬉戏,心里痒痒的。英子招呼我,水很浅呢,才齐腰深,英子站在水里,咯咯地笑着。我慢慢的试探着走进水里,真的很浅的,离英子越来越近了,不知怎的脚下一滑,我跌倒在水里,立时一口水呛进嘴里。我当时就吓懵了,哭着喊英子,英子也吓坏了,忙游过来拉我,没想到她没北京癫痫病医院排行把我拉起来,自己也失去重心滑倒了。她重新爬起来,费了很大劲才把我拽起来,一直把我护送到岸上。

回到家我就开始发烧,一连几天都不好,英子天天去守着我,陪我聊天。她稚嫩淳朴的小脸上挂着一脸的忧伤,责怪自己不该带我去水坑那玩。从那以后,英子因为我也不再涉足水坑。

……

童年的点点滴滴浸润着我的思绪。我耳边依旧飘着英子咯咯的笑声,却看到英子挂满泪痕的脸。

一场意外让英子的天空从此暗淡无光,再也听不到她那咯咯的笑声了。那年春天,英子的父亲在外地打工时受了重伤,全家倾其所有最后也没能留住那份亲情,本就清贫的家更是雪上加霜,变得一贫如洗。母亲不堪生活的重负在那个飘雪的冬天带着英子两岁的妹妹远嫁他乡,从此音信杳无,丢下只有7岁的英子与多病的祖父母相依为命。英子一夜之间仿佛成熟了许多,稚气的脸上挂着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忧伤。

英子很坚强,她弱小的身躯没有被这家破人亡的变故击倒,只是在她的生活里没有笑声了,她学着照顾自己,照顾二位老人。那个年龄的我只知道陪着英子掉眼泪,英子也只有见到我的时候,脸上才会掠过一丝浅浅的天真。我会把外婆留给我的煮鸡蛋拿去给英子吃,可懂事的英子,却从舍不得自己吃,偷偷地把它放进祖母的碗里。

英子的天空因了我的存在开始放晴。可是好景不长邢台羊羔疯早期如何治疗,我到了上学的年龄。在那个硕果累累的秋天,本是团圆收获的季节,英子却失去了我。我在她本就伤痕累累的心头又狠狠地划了一刀。清晰的记得英子听说我要走的消息后,疯了一样的跑到外婆家,两个两小无猜的人儿,哭作一团。我能够感觉得到英子对我的依恋已经超出了失去双亲的那份痛。

人生最痛伤别离。何况是两个幼小的心灵,那是怎样的一种伤害。

清晨,当我被父母带离那个村子的时候,英子没有来送我,可我一直盼着她的出现。车子缓缓地在乡村小路上颠簸,我眼睛红红的向外张望着。快要出村口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透过车窗我哭喊着英子的名字。秋风呜咽着把英子的名字吹得遍野都是,就连小路旁的草木都动情的流下了泪。车子驶出了村子,英子也走出了我的视线。

秋风呜咽着,凉凉的卷起小路上的浮尘,透过车窗迷了我的眼睛,一同迷了我的眼睛的还有一朵白絮,随着尘土从窗子的缝隙挤进来。啊,蒲公英,我惊喜的用手接住她,英子,我终于等到你了。我又听到你咯咯的笑声了,我们在草地上吹着蒲公英,目送着那些白色的精灵飘向远方。

童年的记忆像被剪切了似的,就此中断。

当我的记忆开始重新链接的时候,日子已懒懒的走过了一个年轮。

那年暑假,母亲在我的执意要求下,把我送回到英子身边。找不到任何可以修饰的语言来形容我和英子的久哪里可以治好癫痫别重逢,眼泪洗刷着一年来的朝思暮想。

记不起自己和英子一起度过了几个暑假,美好的时光总是一瞬即逝。可我清晰的记得我永远失去英子的那个暑假。外婆告诉我英子已离开村子半年多了,和年迈的祖母去了他乡的姑姑家。一颗热腾腾的心像被塞进了冰箱里,凉的结了冰。我不相信的跑到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坯房前,一把沉重的大锁锁住了我那颗小小的心。

……

现实是残酷的,任凭我怎样的努力,记忆的车轮也不能再回到原点。

日子一天天逝去,年轮无情的践踏着我的心灵。对一切都已不再用心的我,唯一保留着那份童真的梦,就像我喜欢在傍晚时看天空一样,尤其在这样秋天的傍晚,尤其在秋天的傍晚看到飘舞的蒲公英,对于我犹如梦想成真一样的激动。忽的又想起了英子咯咯的笑,想起了英子吹着蒲公英时的样子,“我就是蒲公英,我也要随风飘去远方”。

秋风又起,满地的蒲公英飘落,吹起,走远。

英子,你在他乡还好吗?是否还记的那个陪你吹蒲公英的我。

英子,你在他乡还好吧?我在记忆的巷口想着你。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